首  页 | 高层动态 | 经济信息 | 战略决策 | 陕北区域 | 关中区域 | 陕南区域 | 城市经济 | 产业布局 | 区域经济
 
    陕北区域
 
  最新信息
陕南汉江生态经济带协同发展平台课..
我会冯根福会长被聘为陕西省人民政..
“支持民营经济25条”举措发布
​陕西各地市三季报:..
陕西省党政代表团来粤考察交流 深..
孙喜民赴镇巴县调研并主持召开定点..
我会秘书长王跃文参加省市社科联联..
王跃文秘书长看望我会名誉会长、省..
 
   您的位置:首页 ->陕北区域
​陕西各地市三季报:榆林领跑,三城负增长
  
发布日期:2023-11-28 文章来源:陕西区域经济网--陕西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会主办 浏览次数::245

2023年前三季度,陕西经济总量2.37万亿元,同比增长2.4%,相比上半年放缓。那么,对比全省各地市经济运行情况,有哪些新变化?

01

榆林领跑全省
商洛、宝鸡、安康负增长

2023年前三季度,陕西GDP总量2.37万亿元,同比增长2.4%。

与全省2.4%的增长率相比,陕西11个地市,有4个经济增速更胜一筹,分别是榆林、西安、铜川和杨凌。其中,榆林经济增速领跑全省。

榆林是比较典型的能源经济型城市。今年上半年,煤炭价格下跌,对能源工业产值占大头的榆林来说,影响明显。当时,榆林经济增速为4.1%,在全省排名第五。不过,随着进口煤价格优势削弱,国内煤炭价格止跌回升,榆林经济也在三季度提速1.1个百分点。

在榆林经济发展中,第二产业占据绝对优势。今年前三季度,榆林二产增加值占GDP总量约73.7%,同比增长5.3%。各工业门类中,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.5%,制造业增长7.3%,电力、热力、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下降1.8%。

渭南、咸阳、汉中、延安、商洛、宝鸡、安康等7个地市,经济增速处在全省平均线以下。其中,商洛、宝鸡、安康三市遭遇了负增长。

究其原因,与全国许多地区相似,需求不振仍困扰地方经济恢复进度,相比农业、服务业复苏,工业生产面临更多困难。前三季度,陕西多个地市工业产值“拖后腿”。

例如,渭南第二产业增加值609.32亿元,下降3.4%;咸阳第二产业增加值903.88亿元,下降4.3%;汉中第二产业增加值545.21亿元,下降5.4%;延安第二产业增加值982.82亿元、下降2.6%;商洛第二产业增加值225.26亿元,同比下降15.4%;宝鸡第二产业增加值911.03亿元,下降12.9%;安康第二产业增加值306.41亿元,下降21.1%。

就商洛、宝鸡、安康来看。商洛、安康主要因支柱及特色产业影响。商洛绿色食品同比下降18.2%,现代材料同比下降13.4%,现代医药同比下降46.2%。

安康六大支柱及特色工业中仅清洁能源增长,富硒食品、纺织服装、新型材料、秦巴医药、装备制造和特色工业都出现下降。

宝鸡虽不乏汽车制造快速增长、烟草业转正等亮点,难抵规上工业总产值下降19.1%。

02

西安经济增长提速
渭南重夺“第五城”

作为陕西经济领头羊,西安顶住压力,今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长4.6%。

在全国范围内,截至2022年共有24座万亿GDP城市,今年以来经济恢复进度各异。西安同比增长4.6%,较去年同期提高了0.6个百分点。但就经济总量计,在万亿GDP城市中排名后退。2022年末,西安GDP规模超过南通、东莞,排在全国第22位。今年前三季度,西安以8538.52亿元的总量再次力压东莞的8118.72亿元,但落后于南通的9006.21亿元。

工业仍是拉动西安经济的主要力量。今年前三季度,西安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.4%,高于全国、全省3.4和8.9个百分点。同时,服务业持续恢复增长。前三季度,西安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.3%,比去年同期提高3.7个百分点,快于GDP增速0.7个百分点。

与2022年经济总量排名相比,陕西各地市位次出现了新的变化。

首选是在“第三城”的争夺上,由于宝鸡GDP负增长,咸阳优势有所扩大。目前,咸阳常住人口规模超过宝鸡,而就产业结构看,咸阳农业和服务业规模均高于宝鸡,宝鸡工业更胜一筹。今年前三季度,咸阳、宝鸡工业增长均面临压力,但咸阳第二产业增加值903.88亿元,下降4.3%,降幅要小于宝鸡的911.03亿元,下降12.9%。

其次,渭南重新拿回了“第五城”的位置。作为陕西第二人口大市,渭南曾长期稳坐这一位置。不过,2022年以及2023年上半年,延安的GDP总量都领先渭南。过去五年间,延安经济增长突出,两次进位超过了汉中、渭南,但今年增长势头有所放缓。不过,二者GDP差距仅30亿元,全年谁能胜出仍具悬念。得益于能源、卷烟、发电等,延安在工业方面领先,渭南优势则是农业、服务业规模更大,人口总量更多。

03

工业增长仍然承压
陕西待挖掘更多增长点

从前三季度GDP来看,全国有13个省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其中中西部省份占了8个。

有人形容为:这是中西部出现“集体性坍塌“迹象的一年,并将之归为产业抗风险能力不足、对外贸易经验薄弱、产品优势未建立等因素。

这指出了中西部地区产业发展不足,但论断也有失偏颇。对比开年定下的GDP增长目标,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前三季度GDP增速都存在阶段性低于全年增速目标的压力。

扩投资”很可能成为各地经济收官战的主要抓手。

与之并行的是,近日央行增发1万亿特别国债,将全部用于地方防灾减灾救灾和灾后恢复重建。这笔万亿国债,将作为转移支付全部给予地方,不用地方偿还。

随着1万亿国债到来,符合条件的一大批项目也将在地方上马。据媒体报道,此前多地已在储备相关项目,增发的国债将被用作项目资本金,起到杠杆撬动作用。

当然,对于地方经济而言,关乎经济发展最关键的还是找到适合自身的增长点。

按照规划,陕西正在先进制造、现代能源、文化旅游、战略性新兴产业等万亿级产业集群上发力,新材料、新能源汽车、集成电路与半导体器件等产业风头正劲。但是,新兴产业受到地域分布影响。蓝图到最终兑现,也需要过程。所以,尽管汽车制造快速发展,但陕西不少地市工业增长仍然承压,有待挖掘新的经济增长点,以应对新形势下的市场挑战。


陕西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会 版权所有  关于我们
地址:西安市新城区省政府大院28号院    联系电话:13679283339 传真:029-87297121,邮编:710006
技术支持:西安千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网站备案号:陕ICP备10002155号